当前位置:主页 > 90092九龙资料 >

九五至尊10月债券通交易量创新高:海外资本高抛低吸

发布日期:2019-11-03 05:10   来源:未知   阅读:

  11月1日,债券通公司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整个10月债券通交易量达到3479亿元人民币,日均193亿元人民币,其中,10月21日成交高达303亿元人民币,纷纷创下债券通上线以来的月度成交量、日均成交量和单日成交量最高纪录。与此同时,10月又有69家境外机构投资者入市,令参与债券通交易的海外机构投资者数量达到1377家。

  “10月份债券通交投格外活跃背后,是越来越多海外资本不再一味采取持有到期策略,而是采取高抛低吸策略博取额外的交易型获利机会。”一位境内私募基金债券交易员向记者分析说。10月人民币债券收益率走高,恰恰给他们高抛低吸创造绝佳的机会——以10年期中国国债为例,整个10月其收益率从3.131%一路上涨至3.337%,若海外资本月初高价抛售且月底逢低吸筹,其价差收益将达到20个基点。

  这背后,是海外资本押注10月份中国央行不会跟随美联储降息,且采取稳健货币政策推动经济增长,令国债收益率趋于上涨并创造相应的交易性高抛低吸获利机会。

  他坦言,当前海外资本的人民币债券交易嗅觉相当敏锐,今年三季度当境内金融机构还在争论央行是否跟随美联储降息时,海外资本同样早早押注当时贸易局势紧张将令央行不会跟随美联储降息以提升人民币债券吸引力与资本项资金流入额,因此在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3.2%-3.3%之间大举买入,并在8-9月份其收益率跌至3.05%附近(相应债券价格上涨)抛售,获得约25个基点的价差收益回报。

  富达国际亚洲固定收益主管Bryan Collins表示,随着中国债券在全球债券指数的权重日益抬高,当前海外资本加仓人民币债券才刚刚开始,究其原因,一是中国国债名义收益率、实际收益率在全球市场具有较高吸引力,尽管近期CPI上涨,但PPI依然较低,因此其实际收益率仍相当可观;二是中国国债与全球债券市场的波动相关性依然较低,被很多海外资本视为避风港;三是当前中美利差(10年期中美国债收益率之差)达到约160个基点,正成为不少海外资本固定收益组合实现收益目标的重要来源之一。

  “我们调研发现,近期海外资本对人民币债券的交易策略也出现新变化,比如部分海外机构不再盯住国债,政策性银行债券与同业存单,开始在城投债、房地产企业信用债领域寻找更高的价差收益投资机会。”对冲基金BMO Capital Markets策略分析师Aaron Kohli指出。

  记者多方了解到,由于海外资本普遍认为中国央行在10月份不会跟随美联储降息,因此他们早早决定借着10年期国债收益率持续走高机会,选择高抛低吸博取额外交易性获利收益。

  “尤其是10月21日LPR报价维持不变,超过市场预期,一下子点燃了海外资本短期看跌债市的情绪,甚至有机构认为10年期国债收益率将上涨至3.4%左右,纷纷逢高抛售国债博取价差收益。”上述私募基金债券交易员指出,这导致当天债券通交易额达到303亿元,创下单日最高成交量纪录。

  一位海外投资机构亚太区首席代表向记者直言,10月债券通交投活跃的另一个原因,是越来越多海外资本开始引入量化投资策略用于人民币债券交易——此前,由于对中国债券市场交易状况不够熟悉,他们基本以人工操作与持有到期策略为主,在投资人民币债券逾一年后,如今他们对债市各类交易主体交易策略已有深入了解,也积累大量交易数据用于量化投资建模。因此整个10月,他所在的机构高抛低吸交易策略完全是由量化投资模型根据中国货币政策走向等参数,自主完成的。

  他承认,九五至尊!10月债券通交投活跃,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就是部分海外投资机构采取获利了结策略。究其原因,九龙彩坛正惊游史:二十年前玩家最爱的游戏杂志!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在10月降息后将暂缓降息步伐,因此这些机构预估中美利差可能不再大幅走高,因而决定逢高抛售国债锁定中美利差无风险利差回报。

  毕竟,当前中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利差达到160个基点,在扣除汇率风险对冲操作成本(约合30-40个利差基点)后,也能达到120个基点左右。若海外资本按3倍杠杆进行投资,其实际无风险利差回报达到3.6%,足以实现其固定收益组合既定的收益目标,进而驱动他们选择落袋为安。

  “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离场。”这位首席代表指出。在10月底10年期国债收益率涨至3.37%(债券价格下跌)后,这些海外资本纷纷逢低买入。毕竟,中国国债收益率相对较高,以及其与海外债券市场波动相关性较低,依然被海外资本视为重要的投资避风港。

  多位业内人士估算,鉴于10月份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从7.14回升至7.04,令汇率风险对冲操作成本再度下降5-10个基点,当月海外资本增持人民币债券量依然接近千亿元。这意味着买入持有策略所创造的债券通交易量占比达到约1/3,交易型获利机会则日益成为海外资本博取额外回报的锦上添花之举。

  值得注意的是,政策性金融债、国债和同业存单依然是海外资本最热衷的人民币债券交易品种。

  数据显示,整个10月,国债、政策性金融债和同业存单在债券通渠道的成交量分别达到1928亿元、952亿元和468亿元,占比达到55.4%、27.4%和13.5%。

  “究其原因,是这些债券交易品种的信用评级相对透明,与国家信用评级相一致,因此被海外资本视为交易首选,相比而言,城投债、民企信用债、银行间市场ABS资产证券化产品因境内外信用评级存在差异,以及交易流动性偏低等因素,令海外资本参与热情并不高。”Aaron Kohli指出,目前上述三大债券交易品种的成交量比重,也与海外资本的持仓量比重相当——目前海外机构在国债、政策性金融债、同业存单的持仓比重,分别达到59%、23%与11%。

  然而,随着中国经济企稳与民企信贷扶持力度加大,目前越来越多海外资本正悄然关注信用债、城投债的交易型投资机会。

  一家华尔街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他们已经聘请国内第三方机构了解部分经济快速增长地区的财政收支状况,以此判断当地城投债是否被低估,此外这些第三方机构还在帮助他们全面掌握部分民企的隐性债务与融资改善状况,寻找这些信用债特定的交易型高抛低吸获利机会。但是,目前制约他们加仓这类债券的最大障碍,是地方政府与企业的财务信息不够透明公开,令基金投资委员会不大愿“冒险”,此外以美元计划的国内房地产企业海外信用债年化收益达到10%以上,也吸引基金投资委员会的投资目光。

  Bryan Collins则表示,目前部分海外投资机构针对城投债与信用债的投资,也愿意在保持一定信用风险敞口的情况下,博取更高的利差收益。

  为了实现收益最大化,越来越多海外资本在加仓人民币债券同时,不再涉足汇率风险对冲操作,将30-40个基点的中美利差损耗转化成额外收益。究其原因,中国经济企稳增长,大幅打消了他们对汇率贬值的担忧,更愿意采取激进的交易策略实现更高回报。毕竟,在西方国家负利率债券规模激增的情况下,加仓人民币债券正成为越来越多海外资本实现固定收益组合既定收益目标。